纪念日

标准

两年前的今天我们第一次约会,

不想太认真连约会这个词都不敢用。

两年间我们一起冒险,凌晨从机场乘公交车看曼哈顿的日出,在鼓浪屿爬上巨石看日落。在布达佩斯游船上通宵跳舞到七点,在东温小寿司店里细数桌上琳琅满目的精致寿司。他生日晚我们骑着城市自行车过泰晤士河,转身看蓝银光交错的塔桥;我生日的清晨,睁开眼睛就是金箔墙和晚宴吊灯,缓缓的钢琴声在耳边响起。

两年间我们一起生活,他载我去郊区工作,我帮他校对重要邮件,他来车站接我回家;我们商量怎么赶走可恶的室友,我们一起给外婆寄明信片,我们一起勾牙线,大年三十一起包饺子,他煎三文鱼我炒豆芽。

如此两年。

偶尔早晨出门前,我还是会看着他可爱的睡颜忍不住微微弯起嘴角。

但愿人长久。

Advertisements

初夏

标准

昨晚算算时间,工签时限只剩六个月,也没有必要矫情地说一年半时间一晃眼就过去,倒是晃了好几眼。一路对未来不耐烦地半遐想半担心走过来。一月末去加那利群岛时,借宿的阿姨家厕所里贴在墙上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,也许是因为每次坐在马桶上都正好对上视线,被迫读好几遍:现在就是我们过去一直担忧的未来。

不是也还好好的吗。

不是越过越好吗,小样。

新工作入职已接近四个月,每天千篇一律。大部分的日子他会到车站接我,我们一起去买菜,然后散步回家,大部分日子他都迟到,还笑嘻嘻的,满脸写着欠揍。

很多人以为我一直独来独往的风格,一个人旅行,随心所欲,不在乎旁人的看法。实际上我开始去办公室上班前一周内,我严重动摇了三次,总觉得我这么自由的灵魂怎么能困在办公室里呢,是不是太不适合我了,无法说走就走了怎么办,凭什么为了签证和爱情妥协我的个人自由。显然二十出头的孩子容易激动,开始朝九晚五又不是进监狱,终究我还是介意他人认为我也世俗,在大公司谋份职,从此安安稳稳。

实际上,过去的我们总是就未来的“问题”想太多。

就像昨晚,我们席地而坐讨论年底签证过期后去哪里。继续朝九晚五留伦敦,还是去另一个国度开始全新的冒险。

一切都是未知数,我也自由依然。

又到年末

标准

自上一次更新博客已经过了两年半,那次在意大利相识、没有留下什么深刻印象的高个子如今成为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人物。两句话概括不了过去的这些时光,只能说在鲁莽搬到英国一年多后,我的心终于在这里安了家。

心里这一股不得不写的冲动抑制不住,好像只有这样记录我的思绪才能证明我没有再次失去自我。写了两句却不知该如何继续。有时候事后看自己的情绪翻天到海,觉得实在有点夸张和好笑。常常萌生新的想法,然后迫不及待告诉他。说完就忘记。有时想着干脆不再接医院口译的活了,却还是维持现在的生活模式,因为没什么不好的。因为挺幸福的。

我一直就是对事业没有什么野心的人,找到一个很喜欢的人就想一起过下去,无忧无虑。只要能每天在他身边起床、买菜不太顾及价钱、偶尔说走就走去看世界;现在我拥有了所有这些,于是偶尔又有了些其他想法,比如我可以举办什么活动、或找个全职工作、或集中精力练舞……因为这些新的想法没有得到满足,偶尔我充满失落感,觉得自己没什么成就,这个时候我完全忘记了我最初渴望的东西我全部都有了。

知足常乐,我要把这句话刻在心里。

感谢生命,感谢这一刻。

一直充满爱

标准

人在意大利,却足足在公寓里困了一天,长痱子,想睡睡不着……工作。

至少终于订了哥本哈根的机票和住处。生病的时候总是比平时弱一截,最怕的是情绪上的失落。我来Como的目的很明确:跳舞,跳舞,跳舞!所以生病确实麻烦……幸好本人天性乐观,没那么容易被打倒。

你知道吗?我有多庆幸自己遇到你,我自然知道就算你不出现,我也会迟早爱上another someone,但是你的温柔让我学到了太多,包括还不够坚强的自己。一点点来吧。;)

今天我放手

标准

亲爱的,今天见到你,我松了一口气。不是因为我们还可以走多久,是看清了我们之间的关系。

没有什么再值得我怜惜。

也不是因为友人一句“你回你家我回我家?有点冷吧?感觉像是我需要你的时候你跟我来,不需要的时候回你家去。”

是我不想要这样的关系。不想要这样中途半端什么都不是的中间关系。

不想要没有真正的关心。不想要不真诚,有话说不出。不想要明明依赖却不承认。

不想要这些阻碍亲近的墙,你一直躲在墙的那头,我怎么努力都爬不到墙头。涂满了蜜的表面下有多少不真诚?我不需要这些。现在的我只想自由自在地去爱,只求真诚以待。

于是今天我放手。

你追我躲的这种游戏实在不适合我。

亲爱的,让我感到如此幸福的是,我一点都不感伤。因为我以后都不会遗憾!全心全意的投入,偶尔就是得不到同样的回应。so what can i do?

微笑,放手,ciao!

ci vediamo

标准

(直到我们再见)

那个我心仪的人,

我在他本子里写下几句中文诗,

他躺在一边照相片,

完后也不问我写下了什么,只满足地说谢谢。

是一份心意,何必追根究底。

他喜欢哼探戈,即使很多时候我只听得懂一字半句,

他依旧乐此不疲地唱。

唱关于一个疯子满街走啊走,

边走边开始想象,预见各种人,

而后他告诉她,不不不,我清醒的很,我只为你疯狂而已。

我们连搬张桌子都玩起捉迷藏,

笑声从晚到早,不间断。

他喜欢日落之后,黑夜降临前天空的颜色。

他说话特别缓慢,又常常停下来确信我没有完全迷惑。

他同时使用好几本本子,常常那里划几条线,这里写几句诗。

一边吃fruit seco早餐,一边和他谈起我某天在街上遇到的荷兰女人,

便谈到这世上有许多人能够感应人与事物的能量,

他说他也常常对不同的事物有各种强烈的感应,

我说那现在有什么感应,

“现在?没什么。完美而已。”

那个我心仪的人,

他说如果我是考拉,那么他愿做我的大树。

标准

既然还是会不敢打开脸书上的好友列表邀请好友,只是不想看到那张曾经熟悉的脸……事情已经过去半年多了,已经不再常常想起。我就在过去的两天做了几个决定,犹豫不决的四月已经过去,现在我对自己想要的越来越确信。在家混了一周末,果然有不同的成效,在西班牙的这些日子,我学到的实在太多,我必须称它:increíble.

真的。

我因这些经历而暗暗庆幸着。